红色永利yl12311有限公司欢迎您!

三元延寿参赞书卷之三

时间:2019-12-22 04:55

薤,肥健人,生食引涕唾。与牛肉食作痕。四月勿食莲,及三冬生食,多涕唾。

文章摘自:《饮食须知》

蚬,多食发嗽,并冷气消肾。

文章摘自:《饮食须知》 素食护生 味苦,性微寒,有小毒。牡曰,牝曰彘,子曰豚,牡而去势曰。生江南者,谓之江猪,唯肉无毒。多食闭血脉,弱筋骨,虚人肌。疫病者、金疮者,尤宜忌之。久食令人少子伤精,发宿疾。豚肉久食,令人遍体筋肉碎痛乏气。江猪多食令人体重,作脯少有腥气。久食解药力,动气发疾。伤寒、疟痢、痰痼、痔漏诸疾,食之必再发,难愈。反梅子、乌梅、桔梗、黄连,犯之令人泻痢。服胡黄连食之,令人漏精。服甘草者忌之。同牛肉食,生寸白虫。同兔肉食损人。同羊肝、同鸡子、同鲗鱼及黄豆食,令人滞气。同葵菜食,令人少气。同荞麦面食,患热风,脱须、眉毛、发。同生姜食,生面斑发风。同胡荽食,烂人脐。同苍耳食,动风气。同百花菜、同吴茱萸食,发痔。同龟鳖肉、麋鹿驴马肉、虾子食,伤人。多食令人暴肥,盖虚风所致也。头肉有毒,多食动风发疾,猪肉毒在首,故有病者忌之。项肉俗名槽头肉,肥脆能动风。脂膏勿令中水,腊月者历年不坏。反乌梅、梅子,忌干漆。脑味甘,性寒,有毒。 味甘性热。反半夏、菖蒲。同荞麦面、豆酱食。发痼疾。同醋食,伤人心。同酪食,害人。热病、疫证、疟疾病后食之,复发致危。妊妇食之,令子多热病。头蹄肉味甘性平。水肿人食之,百不一愈。冷病患勿多食。妊妇食羊目,令子睛白。血味咸性平。凡猪羊血食久,鼻中毛出,昼夜长五寸,渐如绳,痛不可忍,摘去复生。唯用乳石、砂等分为丸,临卧服十丸,自落也。服丹石人忌食羊血,十年一食,前功尽亡。服地黄、何首乌诸补药者忌之。能解胡蔓草毒。脑有毒,食之发风病。和酒服迷人心,成风疾。男子食之,损精气少子。白羊黑头,食其脑,作肠痈。羊心有孔者勿食,能杀人。羊肺三月至五月其中有虫,状如马尾,长二三寸,须去之。不去食之,令人痢下。肝味苦性寒。同猪肉及梅子、小豆食,伤人心同生椒食,伤人五脏,最损小儿。同苦食,病青盲。妊妇食之,令子多厄。羊和饭饮久食,令人多唾清水,成反胃,作噎病。凡煮羊肉用杏仁或瓦片,则易烂。同胡桃及莱菔煮,不臊。同竹煮,助味。以铜器煮食,男子损阳,女子暴下。白羊黑头、黑羊白头、独角者,并有毒,食之生痈。中羊肉毒者,饮甘草汤解之。过食羊肉伤者,多食枣子、草果可消。 味甘性温,微毒。食之发药毒 能病患。牛夜鸣则,臭不可食。牛病自死者,血脉已绝,骨髓已竭,不可食之。误食令人生疔暴亡,发痼疾、癖、洞下、疰病。瘟牛暴死者,不可食。独肝者有大毒,令人痢血至死。北人牛瘦,多以蛇从鼻灌,故尔独肝。水牛则无之,啖蛇牛毛发白而后顺者,是也。人乳可解其毒。自死白首者,食之杀人。疥牛食之发痒。黄牛、水牛合猪肉及黍米酒食,并生寸白虫。同韭薤食、合生姜食,损齿。勿同栗子食。黑牛白头者大毒,勿食。水牛肉味甘性平,忌同黄牛。患冷人勿食。蹄中巨筋,多食令生肉刺。牛乳味甘性微寒,生饮令人利,热饮令人口干气壅,温饮可也。不宜顿服。与酸物相反,令人腹中结。患冷气人勿食。同鱼食成积,同醋食生瘕。牛脂味甘温微毒,多食发痼疾疮疡。牛脑味甘性温,微毒。热病死者,勿食其脑,令生肠痈。牛肝勿同鱼食,患风噎涎青。牛肠胃合犬肉、犬血食,病患。服仙茅者食牛肉、牛乳,令斑人鬓发。服牛膝人,亦忌食之。凡煮牛肉入杏仁芦叶,则易烂。煮病牛入黄豆,豆变黑色者,杀人。中疔疥牛毒,用泽兰根,或甘菊根汁,或猪牙灰水服,或生菖蒲擂酒,或甘草汤解之。猪脂化汤,亦可解毒。过食牛肉所伤,以稻草和草果煎浓汤,多服可消。牛乃有功于世,仁人君子,必宜戒食。 味甘性寒,黑鸭有毒。滑中发冷利,患脚气人忌食之。新鸭有毒,以其多食蚯蚓等虫也。目白者杀人。肠风下血人不可食鸭。鸭血味咸性冷,解诸药毒。鸭卵味甘咸,性微寒。多食发冷气,令人气短背闷。妊妇多食,令子失音,且生虫。小儿多食,令脚软。患疮毒人食之,令恶肉突出。不可合鳖肉、李子食,害人。合桑椹食,令妊妇生子不顺。过食鸭肉所伤成瘕者,以糯米泔温服一二盏,渐消。 味甘酸,性微温。善发风助肝火。同葫蒜芥李及兔犬肝犬肾食,并令人泻痢。同鱼汁食,成心瘕。同鲤鱼、鲗鱼、虾子食成痈疖。同獭肉食,成遁尸病。同生葱食,成虫痔。同糯米食,生蝤虫。小儿食多,腹内生虫,五岁以下忌食。四月勿食抱鸡肉,令人作痈成漏。男女虚乏有风病患食之,无不立发。勿同野鸡、鳖肉食。黄雌鸡患骨蒸热者,勿食。鸡有五色者、元鸡白首者、六指者、四距者、鸡死足不伸者、阉鸡能啼者,并有毒,食之害人。老鸡头有毒,勿食。鸡肝味甘苦,性温,微毒。《内则》云∶食鸡去肝,为不利人。鸡卵味甘性平,微寒。多食令腹中有声,动风气。同葱蒜食,令气短。同韭食,成风痛。同鳖肉食,损人。同獭肉食,成遁尸病。同兔肉食,成泻痢。妊妇多食,令子失音。以鸡子、鲤鱼同食,令儿生疮。同糯米食,令儿生寸白虫。同鱼脍、同干姜食,令子生疳,发疮疥。小儿患痘疹者,不唯忌食,禁嗅其煎食之气。恐生翳膜也。醋能解蛋毒,过食蛋伤,紫苏子

石首鱼,不堪鲜食。

作者:贾铭 朝代:元代 年份:公元1271年—1368年

麋肉,不与野鸡及虾、生菜、梅、李果实同食,皆病人。

甜瓜,动疯疾,多食阴下湿痒,生疮,发虚热,破腹,令人啜啜弱,脚手无力。少食则可不中暑,多食未有不下。贫下多食,深秋下痢难治,损阳故也。患脚气食,法永不除。五月甜瓜沉水者杀人,多食发黄疸,动气,解药力。其双蒂者杀人,与油饼同食发病。杨州太守陈逢原避暑食瓜,至秋忽腰腿痛,不能举动,遇商助教疗之更生。

五味

酸多伤脾,肉绉而唇揭,故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,以养脾气。曲直作酸属木,脾主肉属土,木克土也。

石榴,多食损肺及齿。

牛,盛热时卒死者不堪食,作肠瘫。下痢者必剧,丑月食之伤神气。患牛脚蹄中拒筋,食之作肉刺。共马肉食之身痒,共堵肉食生寸白。肉用桑柴火炙食,生寸白。牛肉,患冷人不宜食。五脏各补人五脏。沙牛肉,常食发宿病。

上有水银故也。七月蜡虫着上,令霍乱,勿食之。

积麦,西川多种,山束、河北人,正月方种。先患玲气人不宜食。

芹菜,生高田者宜人。黑滑地,名水芹,赤色者害人。性寒,和醋食之,损齿。春秋,龙带精入芹中,偶食之,手青,肚满,痛不可忍。服砂糖三二升,吐出蜥蜴便愈。

一种塔柿引痰,日乾多动风,火乾味不佳。

养麦,性寒,难消。久食动风,头眩。和堵肉食八九次,患热风,脱眉须。

书云:饮水勿急咽,久成气病。

书云:将盥点茶,引贼入工家。恐伤肾也。

羊肉,性大热。时病愈,百日内不可食,食则复令骨蒸。和鲊食伤人心,和生鱼、酪食害人。生脂,宿有热者不可食。蹄甲中有珠子白者名悬筋,发人癫。肝和猪肉及梅子、小豆食之,伤人心,大病。人妊娠食肝,令子多厄。一切羊肝共生椒食之,破五脏,伤心,小儿弥忌之。肚子,病人,共饭常食之,久成番胃,作噎病。共甜粥食之,多唾,吐清水。脑子,男子食之,损精少子。欲食者,研细醋和之。猪脑亦然,不食佳。白羊黑头,食其脑作肠瘫。饮酒后不得食羊、豕脑,大害人。心有孔者杀人。一角者杀人。羖羊,青羝羊也。肉以水中,柳木及白杨木不得於铜器内煮,食之丈夫损阳,女子绝阴,暴下不止。髓及骨汁合食,烦热难退,动利。六月勿食,以益神气。青羊肝和小豆食之,目少明。羊不酱同食,久而生癞,发痼疾。

一切菜,熟煮热食之。但凡檐溜滴着者,有毒。

虫类

苦多伤肺,皮槁而毛落,故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,以养肺气。炎上作苦属火,肺主皮毛属金,火克金也。

又肺色白,宜食苦,麦、羊肉、杳、越皆苦。

秋夏果落地恶虫绿,食之患九漏。

白鱼,泥人心,疮疖人不可食,甚发脓,灸疮不发。鲙食之,久食发病。

麝肉共鹄肉,食作瘕。此物夏月食蛇,带其香,日久透关,成异疾。不得近鼻,有白虫入脑,患白颗。

桃实,发丹石,损胃。多食有热。

鱼鲊,若有头发在内,误食杀人。

小麦,性拥热,小动风气。治钙后觉中毒,以酒咽汉椒三五粒,不为疾。

瓜能暗人眼,尤不宜老人。中其毒,至秋为疟利。

蒟箬,冷气人少食之。曾有患疗,自谓无生,是物不忌,邻家修琦箬求食之,美。遂多食,竟愈。有病腮瘫者数人,余教多食此而愈。

饱食桃仁,水浴成淋疾。

书云:饮酒醉未醒,大渴饮冷水,又饮茶,被酒引入肾脏,为停毒之水,腰脚重腿,膀胱冷痛,兼患水肿,消渴挛痹。

雉,离禽也,损多益少,久食瘦人。春夏多食有毒,九月至十一月稍补,他月发痔及疮疥。八月忌之。益人神气。丙午日不可食,明主於火也。四月勿食,气逆。和胡桃、菌子同食,下血。有病疾者,不宜和养麦钙食,生肥虫卵。不与葱同食,生寸白。

樱桃,寒热病不可多食,发暗风,伤筋骨,呕吐。小儿多食作热,性热也。

白鹅,肉性玲。多食,霍乱,发疯疾。卵不可多食。苍鹅发疮脓。

猬肉可食,骨不得食,能瘦人,使人缩小。

蚯蚓,暑月履湿毒能中人。昔有中其毒者,腹大,夜闻蚓鸣於身,以盐水浸之而愈。又张韶为所咬,形如大风,眉须尽落,每蚓呜於身,亦以此取效,仍当饮盐汤。

麦蘗,久食消肾,不可多。

又心色赤,宜食酸,小豆、犬肉、李、韭皆酸。

胡葱,久食伤神损性,多忘损目,发疝疾。胡臭慝齿人食之,甚。青鱼合食生虫。

小儿食,不能行,缓人筋骨,绝血脉。

木菌,楮、槐、榆、柳、桑,五木之耳,可食,冬春无毒。木耳亦不宜多食,如前所云者,皆杀人。又赤色,仰而不覆者,及生野田中者,皆毒。又发冷气风痔,多睡无力。

荚笑,滑中,不宜多。

堇菜,不宜久食,令身重,多肿。只可一二顿。

饮白酒,食牛肉生虫。酒浆照人无影,不可饮。不可合乳汁饮,令人气结。祭酒自耗者,杀人。酒后食芥辣物,多则缓人筋骨。卧黍秾食猜肉,患大风。凡中药毒及一切毒,从酒得者,难治。酒性行血脉,流遍身体也。

又云:食炙爆,宜待冷,不然伤血脉,损齿。书云:食茅.屋漏水堕脯肉,成症痴,生恶疮。

生栗,可於灰火中煨,令汗出,杀其木气,不得通热。小儿生者多难化,熟者多滞气。

赤小豆,行小便,久食虚人,黑瘦,枯燥,逐津液,体重。

鸳鸯肉,常食之患大风。

陈凛粟米、杭米,陈者性皆玲,频食之自利。藏脯腊於中满三月,久不知而食之,害人。

书云:饮食务取益人者,仍节俭为佳。若过多,觉膨亨、短气,便成疾。书云:饮食於露天,飞丝堕其中,食之咽喉生泡。

莱菔,力弱人不宜多食,生者渗人血。

扁鹊云:久饮常过,腐肠烂胃,溃髓蒸筋,伤神损寿。有客访周觊,颌出美酒两石,觊饮石二,客饮八斗。次明,觊无所苦,酒量惯也。客已死矣。观之,客腹已出,胁已穿,岂非量过而犯扁鹊之戒欤。

醋过食,损胃气及肌藏筋骨,不益男子,损颜色。不与蛤同食,相背也。有云:饮少热醋,辟寒胜酒。黄敔云:自幼不食醋,今逾八十,尤能传神。

苦{,夏月食之,以益心。蚕妇忌食之。

一切瓜苦者有毒,两蒂、两鼻害人。

鹜,鸭也。六月勿食。益神气。黑鸭滑中,发玲痢。脚气人不可多食,有毒。妊娠多食,令子倒生。

生荔枝,性热。多食发虚热,烦渴,口乾,钮血。

生姜,九月九日勿食之,伤神损寿。

苋菜,多食动气,烦闷,冷中,损腹。共蕨及鳖食,生瘕。

陶隐居云:五味偏多不益人,恐随脏腑成殃咎。五味稍薄,令人神爽。若稍偏多,损伤脏腑。此五行自然之理,初则不觉,久当为患也。

黄颡鱼,不可合荆芥食,吐血。犯者以地浆解。

鳖居水底,性甚冷毒,有劳气及症瘕人不宜食。肉主聚,甲主散。凡制鳖者,锉其甲,同煮熟,则去甲食之,庶几性稍平。目陷者,赤足者,肉下有王字形者,三足者为能,并能杀人。腹下有蛇盘纹者是蛇,须看之。合鸡子、兔肉,芥子、酱食之,损人。妊食之,令子项短。六甲日忌食龟鳖及鳞甲,害人心神。薄荷煮鳖曾杀人。合苋菜食,腹中生鳖。巢氏云:有主人共奴俱患鳖瘕,奴前死,剖腹得一白鳖仍活。有人乘白马来,看马尿落鳖上即缩头,寻以马尿灌之,化为水。其主日:吾将差矣。即服之,果差。

白芝麻,即胡麻,休根,补益。生则寒,炒则热。发霍乱,抽人。化山,又别有胡麻,味苦。

人元之寿饮食有度者得之

果实

橘柚,多食口爽,不知五味。

野鸭,不可与胡桃、木耳同食。《异苑》曰:章安有人元嘉中啖鸭肉成痕,胸满,面赤,不得饮食。医以林米食之,须臾吐一鸭雏,遂差。此因肉生所致,又食过而然。

四月、八月食之,伤神损胆气,喘悸气急,腹内生疮,肠肿成疝痕。多食葫,行房伤肝,面无光。北方人禀厚,食惯,病少。

鲫鱼,春不食其头,中有虫也。合猴雉肉、猪肝食之不宜。子合猪肉食不宜,和蒜少热,和姜、酱少冷,与麦门冬食杀人,与芥菜同食水肿。

愠柠,不可多食,损齿伤筋。

黍米,发宿病,久食昏五脏,好睡。

熊肉,有痼疾者不可食,终身不愈。十月禁食。脂不可作灯,姻气入目,失明。不可近阴,不起。

石蛭,头尖,腹大,不可药用。误用,令人目中生烟不已,渐致枯损,不可不辨。有吴少师,得疾数月,肉瘦,食下咽,腹中如万虫钻刺且痒痛,皆以为劳。张蜕取黄土,温酒调服,下马蝗千余。云:皆因去年出师饮涧水,似有物入口,径入喉,自此得疾。夫虫入肝脾,势须滋生,食时则聚丹田问,吮咂精血,饱则散处四散,久则杀人,不可不知。

本草:茶饮者,宜热,宜少,不饮尤佳。久食去人脂,令人瘦,下焦虚冷。惟饱食后一二盏不妨。消渴也,饥则尤不宜,令人不眠。同韭食身重。

莴苣,冷。久食昏人目。

鳅鳝,不可合白犬肉、血食之。

黄瓜,本名胡瓜,不益人。患脚气、虚肿者,毒永不除。

黑芝麻,炒食之不生风疾,风人日食之则步履端正,语言不赛。

稻米,糯米也。妊娠与杂肉食之,不利其子,生寸白,久食身软,缓筋故也。性寒,壅经络气,使人四肢不收,昏闷多睡,发风动气,可少食。

霜韭不可食,动宿饮,必吐水。

螺,大寒,不可常食。螺蚌菜共食之,心痛,三日一发。蚌着甲之物,十二月勿食之。

咸多伤心,血凝泣而变色,故冬七十二日省咸增苦,以养心气。润下作咸属水,心主血属火,水克火也。

凡一切鱼毒、鱼油灯烟盲人眼。诸禽兽亦然。无鳞恶荆芥,无鳃发癫,全鳃发瘫。无肠胆食之,三年丈夫阴萎,女人绝孕。头有白色,如连珠至脊上者杀人。白目、白背、黑点、赤鳞、目合,并不可食。有角,食之发心惊。目赤者,作鲙成痕瘕,作鲊害人。共菜食,作蛔、蛲虫。下痢者,食鱼加剧,难治。

书云:饮食收器中,宜下小而上大。若覆之不密,虫鼠欲盗食而不可,环器堕涎,食者得黄病,通身如噶,针药不疗。

紫苏汤,令人朝暮饮之,无益也。芳草致豪贵之疾,此有一焉。宋仁宗命翰林院定熟水,奏曰:紫苏第一,沉香第二,麦门冬第三。以苏能下胸膈浮气,殊不知久则泄人真气,令人不觉。

y鱼,勿食多,赤目赤须者杀人,合鹿肉及无鳃者同。

书云:阴池流泉,六月行路勿饮之,发疟。

生龙眼,平。沸汤内潭过,不动脾。

鸡子白,合葱、蒜气短,合生葱、犬肉,谷道流血。

西瓜,甚解暑毒。北人禀厚食惯,南人禀薄不宜多。至於霍乱、冷病,终身不除。

蛇头不可以刀断,必回伤人,名蛇箭。

丙午日忌食鸡雉。

蜜肠、沙糖各见本条#1。

柿子,寒。日乾者性冷,多食腹痛,生者弥冷。红柿与蟹同食吐红。

茨菰,大寒。动宿冷气,腹胀满。小儿秋食之脐下痛。孕不可食。昊人常食,患脚气,瘫痪,损齿,失颜色。

胆、柏皮等#2。

绿豆,治病,则皮不可去,去皮食少壅气。

青鱼及鲊,服朮者忌之,合生葫葵、蒜、麦、酱食不宜。

李子,平。发疟疾,多令虚热。白密和食伤人五内,不可临水上瞰之,及与雀肉同食。李不沉水者,毒。其仁和鹦子食,内结不消。

一切鱼尾不益人,多有勾骨着人咽。鱼子共猪肝食,不化,成恶病。妊食乾鱼,令子多疾。鱼汁不可合鸬鹚肉食。鱼鲙、瓜,忌同食。三月庚寅勿食鱼。

一切果核双仁者害人。

#2胆、柏皮等:此句疑有脱误。

z鱼,有疮者不可食。

生米戏食,久为米症,肌疲如劳,缺米则口吐清水。

藤梨,名沐猴梨,食多冷中。

养生云:美食须熟嚼,生肉不须吞。

《淮南子》曰:五味乱口,使口爽伤。病也。

蚶子,每食后以饭压之,不尔令人口乾。蛤蜊,服丹石人食之,腹中结痛。

鳝鱼肝,生恶疮,勿以盐炙。

鹁鸽,虽益人,病者食之,多臧药力。

五种黍米,合葵食之成疯疾。藏脯於中,食之闭气。肺病者宜此。

书云:夜半之食宜戒,申酉前晚食为宜。

书云:极饥而食且过饱,结积聚。

章鱼,冷而不泄。

越瓜,色白,动气,发疮,脚弱,不益小兄。时病后勿食,与乳酪鲜及空心食,心痛。

瓠子,冷气人食之,病甚,大耗食。患脚气、虚肿人食之,毒永不除。

《茅亭客话》 云:鳝鳖不可杀,大者有毒,杀人。京师一郎官喜食鳝,一日过度,吐利大作,几始,信不可多也。

嵩,发诸风冷。有热人食之,不发病,性冷也。

书云:饮宴於圣象之侧,魂魄不安。

青小豆、一名胡豆,合鲤鱼鲜食之肝黄,五年成乾消。黑白黄褐豆,大小豆,作豉极玲,黄卷及酱皆平,多食体重。服大豆末者忌堵肉。炒豆与一岁以上十岁以下食之,即瞰堵肉,久当拥气死。人有好食豆腐,中毒不能治,更医至中途,遇。作腐人家相争,因问妻,误将莱菔汤置锅中,腐便不成。医得其说,以莱菔汤下药而愈。萝卜也。

梨,寒。乳鹅梨、紫花梨,治心热。此外,生不益人,多食寒中。产妇、金疮人勿食,令萎困。其性益齿而损脾胃,正、二月勿食佳。有人家生大如斗,送之朝贵,食者皆死。考之树下,有大蛇,聚毒於此,不常为妖也。他放此。

林米,似泰而小,亦可造酒。动风,不可常食。

时鱼,味美稍发疳痼。

书云:饮食,以铜器益之。汗若入内,食者发恶疮肉疽。

燕肉,食者必为蛟龙所害。

凡用甘草皆忌此。

杨梅,多食发热,损齿及筋。

生果停留多日有损处,食之伤人。

一切菜,五月五日勿食之。变百病。

林擒,多食发热,涩气好睡,发冷疾,生疮腐,脉闭不行。其子不可食,令人烦。

鲤鱼,多发风热。修理当去脊上两筋及黑血。沙石溪中者,毒多在脑,勿食其头。山上水中有鲤,不可食。五月五日勿食鲤。天行病后不可食,再发死。腹有瘕不可食。与麦酱同食,咽生疮。与紫苏同食,发瘫疽。鲤鲊不可合小豆藿食。食桂竟食鲤成瘕。鱼及子,不可合堵肝食,鲫亦然。《素问》云:鱼热乎。叔和云:热生风。日华子云:鲤鱼凉。当以《素问》为正,风家更使食鱼胎,祸无穷矣。

着莲,多食动气,冷气人食之,必破腹。

鯸x鱼,有毒,不可食。

龟黑者,常啖蛇,不中食。其甲不可入药,十一月勿食龟鳖,发水病。

狗鱼,暖而不补。

木瓜,温。皮薄,微赤黄香,甘酸不涩,向裹子头尖一面方是真,益脾而损齿。若圆和子微黄,蒂庞涩,小圆味涩微咸,伤人气,多食损牙。

淡菜,多食烦闷、目暗,微利即止。

茄,至冷,五劳不可,多发疮,损人,动气,发疯疾。熟者少食无忧,患冷人不可食,秋后食之损目。

胡椒和气,过多损肺,令吐血。红椒久食,失明乏气,合口者害人。十月勿食椒,损人心,伤血脉,多忘。除湿温中,益妇人,又肾色黑,宜食辛,黄黍、鹦肉、桃、葱皆辛。

甘露子,不宜生食,不可多食,生寸白。与鱼同食,生番胃。

蒪菜,多食性滑,发痔,引疫气。

醍醐酥酪,有益无损。羊牛马酪,食竟即食大醉,变血澹尿血。牛乳不可与酸物食,成坚积。驴乳冷,不堪酪。一切牛马乳及酪,共生鱼食,成鱼症。乳酪煎鱼,主霍乱。

米谷

甘蔗,多食钮血。烧其滓,姻入目则眼暗。

白黍,久食多热,令人烦。

奈子,多食胪胀,不益人,病人尤甚。

《周礼》:乐以消食。盖脾喜音声,夜食则脾不磨,为音响绝也。夏月夜短,尤宜忌之。

书云:空心茶宜戒,卯时酒、申后饭宜少。

鸡、黄者宜老人,乌者暖血,产妇宜之。具五色,食者必狂。六指玄鸡,白头家鸡,及野禽生子有八字文,及死不伸足,害人。

鹿肉、獐肉为一,不属十二辰也。五月勿食之,伤神。豹文者杀人。鹿茸,不可以鼻嗅,有小虫入鼻为虫颗,药不及也。鹿肉,痿人阴,不可近。白鹿肉和蒲白作羹,发恶疮。壶居士云:饵药人食鹿肉,必不得力。以其食解毒之草,能散药力也。

鳗鲡,虽有毒而治劳。昔陈通判女,病劳将死,父母以船送之江中,飘泊孤洲。渔人见而怜之,与之鳗鲡羹,渐有生意。越月,渔人送还陈府,女病已脱然矣。

#1蜜锡、沙糖各见本条:此句疑有窜错。

栗子,温。生治腰脚。生即发气,宜曝乾蒸炒,食多即气壅。患风水气人不宜。

油,发玲疾,滑骨髓,困脾脏,经宿即动气。牙齿脾疾人,不宜陈油饮食,须逐日熬熟。

榆仁,多食发热心痛。

勃荠,性与茨菰同。

薯蓣亦有紫、白,颇胜芋。有小而名山药者佳。

鳜鱼,背有十二鬣骨,每月一骨,毒能杀人,宜尽去之。苏州王顺食鳜骨鲠几死,渔人张九取橄榄核末,流水调服而愈。人问其故,九曰:父老传橄榄木作棹,鱼触便浮,知鱼畏此木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