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永利yl12311有限公司欢迎您!

他的眼睛闭上了,“中国天眼”睁开了

时间:2020-03-28 18:03

奉献与坚守中蕴含感动之火,一往无前中淬炼无畏之躯。这一捧献身科学的动力之火所折射出的伟大精神,将永远地激励国人一往无前的灵魂。正如中国国家天文台深切缅怀南仁东先生的讣告上所说:“南仁东先生一生朴素宽厚,淡泊名利,待人诚恳,胸怀全局,鞠躬尽瘁。”这位老人不仅为我国天文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,更为国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食粮,他是中国骄傲!

目前这两颗新脉冲星已通过国际认证,代号分别为J1859-01和J1931-01,前者自转周期为1.83秒,据估算距离地球约1.6万光年;后者自转周期为0.59秒,据估算距离地球约4100光年。

朝如青丝暮成雪——这“天眼”汇聚的光芒是燃烧的精神火焰

IT之家小科普:

2017年是令人悲痛的一年,数学泰斗吴文俊、哲学大师周有光、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,加之南仁东老师,一位又一位闪耀的星辰陨落远去, 但是他们生前为这个国家留下的宝贵遗产,将一如既往地推动着中国奔弛在前进的道路上,永不停歇;他们传承下的精神财富,这种敢为人先的锐气,上下求索的执着,将永远地激励着后辈青年。在一批批大师远去的当下,于国有幸的是,新一代的国之栋梁正在抽芽拔高,国防科技大学的博士汤俊,27岁斩获全球航空航天领域最高奖——威廉史密斯科学奖;80后博士杨璐菡使用CRISPR-Cas9基因编辑技术,解决猪器官移植到人体世界性难题;仅有23岁的刘明侦博士,成为在《Nature》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最年轻的中国女学者……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青年顶尖学者,正在接棒传承老一辈大师肩负的重要使命。在他们上下求索的身影中,中国的未来正在茁壮成长;在他们头脑风暴的思索中,中国的蓝图正在写就。

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被誉为“中国天眼”,由我国天文学家南仁东于1994年提出构想,历时22年建成,于2016年9月25日落成启用。是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主导建设,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、世界最大单口径、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。

由南仁东老人主持修建,历时22年之久,于2016年9月竣工的中国”天眼”—FAST,是世界上最大单口径、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,与在FAST之前号称“地面最大的机器”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相比,其灵敏度提高约10倍。2017年9月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FAST工程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教授,因癌症逝世,享年72岁。而在他在留下的雄伟工程——”天眼”中,我们感受到了他所创造的、他所希冀的、他所憧憬的一个无比绚烂多彩的世界。

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(Five-hundred-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),简称FAST,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大窝凼的喀斯特洼坑中。

FAST奠基时,南仁东老先生动情地写下,“北筑鸟巢迎圣火,南修窝凼落星辰”。如今,世界上单口径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已向苍穹睁开“天眼”,而为它将青丝熬成白发的那个人,却永远闭上了双眼。也许,他只是太累了。也许,他只想化作星辰,与“宇宙”长伴。

脉冲星,又称波霎,是中子星的一种,为会周期性发射脉冲信号的星体,直径大多为10千米左右,自转极快。

脉冲星是在1967年首次被发现的。当时,还是一名女研究生的贝尔,发现狐狸星座有一颗星会发出一种周期性的电波。经过仔细分析,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未知的天体。因为这种星体不断地发出电磁脉冲信号,就把它命名为脉冲星。

22年的呕心沥血,22年的披肝沥胆,22年的漫长跋涉,在天文学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“天眼FAST”——由4450块三角形接收面板拼装而成,能接收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,误差不超过1毫米——终于在中国贵州诞生。这只全世界最大单口径、最灵敏的“天眼”,观测范围可达宇宙边缘,可以清晰地向中国描述这美丽的宇宙太空。

据悉,两颗脉冲星分别由FAST于今年8月22日、25日在南天银道面通过漂移扫描发现。这是我国射电望远镜首次发现脉冲星,距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病逝不到1个月。“中国天眼”有望开启中国射电天文学10年至20年“黄金期”。

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其享誉世界的作品《全球通史》中,将世界文明史划分为两个部分,而这个分界点为1500年;无独有偶,亨廷顿在其《文明的冲突》中,把人类文明的交流划分为三个时期,他将1500年以前称为遭遇时期,1500-19世纪末称为冲击时期。那么1500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在诸多学者的内心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呢?

IT之家10月10日消息据新华网报道,中科院国家天文台10日宣布,“中国天眼”发现2颗新脉冲星,距离地球分别约4100光年和1.6万光年。

10月10日,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宣布,中国“天眼”发现2颗新脉冲星,这也是我国射电望远镜历史上首次发现脉冲星,而这一天距离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老人逝世不足一月,他留下的“天眼”遗产终于开始诞生出璀璨的光芒,一个10至20年的射电天文黄金时代,将要在中国揭开大幕。

9月15日,FAST射电望远镜工程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、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因病情恶化逝世,享年72岁。

不让中国人参与,那我们就自己踏出一条走向未来的道路。时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的南仁东,做出了他一生最重要的决定,他要为中国打造出最强大的射电望远镜。